傅卢的声明
--无神论大师为何转变成有神论者

  
吴家望  
  

大法师竟还俗

最近读到当代英国知名无神论哲学家安东尼·傅卢(Antony Flew),宣布他已转变为有神论者的文章(注1),惊讶之余,有种吃了冰淇淋的感觉──嘴里心里都很舒服。心想咱们这些《海外校园》读者、作者们,常爱 讨论科学和上帝,费九牛二虎之力,却没有一人能有这位无神论大师那样的号召力。中国知识分子,包括笔者在内,从无神论转变为有神论的多如牛毛,司空见惯。 但傅卢是元帅级的无神论者,他的改变,著实不凡。

当然,不见一头乌发,很难相信大法师还俗。让我们看看他到底是怎样转变的。

对无神论的贡献

傅卢不是一个普通的无神论者(atheist),而是被封称为“反有神论确据主义者”(anti-theistic evidentialist)。顾名思义,他的特点就是“反有神”和“确据主义”。

证实神的存在(the existence of God),是几千年来困扰思想家们的问题。傅卢说,除非有神论者能以确据证实神的存在,我们必须假定神不存在(注2)。

美国刑事法有一原则是,杀人犯在被证实有罪之前,必须假定为无罪(One is presumed 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 beyond a reasonable doubt)。达尔文主义者也顺口鱼目混珠般地说,除非你能以确据证明达尔文主义是错的,我们必须假定它是真理。同时傅卢又说,除非有神论者能以确据证实 神的存在,我们必须假定神不存在──换句话说,达尔文主义者可以原地踏步,而有神论者必须登上青天蜀道。

第二点,傅卢是研究“神迹”的权威,也是(以达尔文主义为主导思想的)现代哲学界所出版的“哲学百科全书”中,有关“神迹”(miracle)的定理及意 义专题的撰写人。以确据主义者的标准出发,傅卢不否定神迹的可能性,但他坚持,因为人对自然的认识是不完整的(incomplete),人不可能判辨 (identify)“神迹”是否发生(注3)。因此傅卢对神迹的认识,处于有神论者和哲学无神论者(philosophical atheist)之间(注4),和达尔文主义者认为自然规律是绝对完美(complete)的看法无法共存。

漫长坎坷的转变

傅卢说,他的心路旅程经历了亚里斯多德之神(超自然神,supernatural god),美国总统杰弗逊之神(自然神,deity),哲学家斯宾诺沙(Spinoza)之神(泛神,pantheistic gods),和现代物理学家西罗德(Schroeder)之神(创世之神,the God of Genesis)。因为纸墨有限,我们只介绍他今天所信的西罗德博士的“创世之神”(注5)。

傅卢说,在探讨上帝存在的论证中,最令他信服的,是那些被近年科学发现、证实的论点,包括宇宙大爆发论(big bang Cosmology),宇宙精确调节论(fine-tuning arguments),和基因生物学(DNA biology)。

傅卢说,因为这些发现,使得现今的智慧设计论强而有力。无神论者绝不承认超自然的启示(supernatural revelation)。理由很简单,超自然的启示就是神的启示,承认它就等于投降。但是傅卢却相信了。他信了西罗德博士创世之神,而圣经《创世记》的科 学准确性,就显明上帝的启示(注6)。

从信犹太博士西罗德之神,到信基督徒之神还有一段距离,因为必须还要相信耶稣复活的神迹。作为研究神迹的权威,傅卢说,耶稣复活的证据,比任何其它宗教所信神迹的证据都强,也比任何其它神迹的证据都好。

笔者的父亲毕生埋头科学,到了九十岁信了耶稣。傅卢只有八十一岁,还有可探讨之年月。他经过漫长坷坎之路,终于信了旧约圣经创世之神,也到达了新约圣经救世之神的门口。愿他像许多中国高级知识分子一样,能跨过这得救的门坎。

注:

1. Antony Flew and Gary Habermas, “My Pilgrimage from Atheism to Theism, An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Former British Atheist Professor Antony Flew”, Philosophia Christi, Winter, 2005. 请见:www.biola.edu/philchristi.

2. Antony Flew, The Presumption of Atheism, London: Pemberton, 1976, pp. 14, 22, etc.

3. 请见 “Miracles”,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, New York: McMillan, 1967, Vol. 5, pp. 346-353.

4. 哲学无神论者以无神为前提,对证据不感兴趣。

5. 请见Gerald Schroeder, The Science of God, The Convergence of Scientific and Biblical Wisdom , New York: The Free Press, 1997.

6. 笔者有机会在《海外校园》和读者朋友们探讨上帝和科学。有关大爆发论及基因设计论,请参考《海外校园》38,40,45,46,及51期;有关无神论,第 47,55期及今选本卷一;有关智慧设计论,第50,59期,及今选本卷二;有关西罗德博士创世之神,第35,36期。

作者来自上海,数学博士,美国联邦政府资深数学统计学家。


原载《海外校园》(2005-06)
返回基甸连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