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方舟子先生批判基督教文章的感想

送交者: 诚之 2003年5月24日 于 [彩虹之约]

在基督教的历史中,曾出现把宗教的领域过份夸大的现象。

诸如对科学的僭越(指科学为异端),信徒在人世间对自己“选民”地位的过份抬高(以为自己拥有神意,可以如同上帝,审判他人)等等,这是基督教(包括犹太教)历史上极大的错误,也是不容否认的事实。

但是,这幷不是说圣经就是错误的。相反的,我们看到圣经一再提示我们的,人的骄傲,是一切罪恶的根源;缺乏对上帝的认识,人就失去了顺服真理的能力。

包括许多所谓的基督徒,拿着鸡毛当令箭,忘了自己同他人一样,都是罪人,只是蒙了上帝的恩典,有个机会认识他的造物主,多了一分现实生活中可以经历的平安与对未来的盼望而已。没有什么可以自夸胜人之处。

真理是永恒的、普遍的,谁能有把握说自己就掌握了真理呢?能掌握真理的,只有绝对者,也只有绝对者把真理显露给我们,我们才有机会认识真理,人是远远达不到这个高度的;人只能向着真理,快快地飞奔,好沐浴在真理之光中。

但对于像方舟子先生这样的“学者”,我也要说,他对于基督教圣经与神学的认识水平,实在够不上“学者”的风范。对于自己不了解的东西,还是少说为妙,否则不仅误己,更加误人,罪孽更深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[wc插话]

说的实在. 方舟子那样的人太受他的时代和背景所限,也许只是容不得他所挚爱的科学不被别人同样看重,甚至沦为别人眼里的工具吧. 那个时代的大陆对科学简直是热恋, 看有多少人要学要嫁陈镜润那样的人。。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诚之继续)

但是方先生是否也犯了基督教历史上同样的错误,把科学的领域无限制的扩大而不自知,即欲把科学提高到指导人类价值意义体系的地位上,反过来迫害宗教,便把科学当成了一种哲学、一种偏狭的信仰,而侮辱了科学之名。惜哉! 每一个时代的人都受到他所处时代的局限,我们当然也难脱此律。

我们对圣经的了解也是如此,断乎不敢说自己对圣经的理解就是完全正确的。现代人对宗教的理解,当然也要放到人类的历史中,待来者评断。

但有一点是十分肯定的,科学进步了,人类的心灵未必‘进步’。

一个诺贝尔科学奖得主,拥有科学知识罕见其匹的人,未必就知道该如何生活,未必就比他人幸福。古人那种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人生智慧,不是科学所能给予的。科学不关乎人生意义之理明矣!这是科学所永远无法企及的高度。要把科学作为人生意义的指导方针,便成了科学主义,科学迷信。 科学从被宗教指为异端,成了人类“离开童年”的指标、人类思想的主流,到今天却也忘了自己的身分,以为自己终将战胜自然,终会解答有关人生的一切问题,在我看来,就是一种自大,一种需要信心的信仰。

从这个角度看,大家都在信心中过活,方先生有什么资格认定基督教的信仰就是愚昧的,就是不合时宜的,就是落伍的呢?

我们从二千年来的人类历史 (最起码是西方历史文化)中学到,圣经是一个指导人生价值系统的书,告诉人类生命意义的书,是有关神的救恩的书 。

这是神学历经二千年所得到的宝贵结论,更是圣经神学的主流思想。不从这个主题切入,便无法看到圣经中的讯息,圣经对人类而言,就是一本无用的书。

方先生当然有权不相信圣经,但是他以一个科学人的学者身分,在网路上大张其鼓的“破宗教迷信”,其实,不也是一种狭隘吗?当然,方先生也说了,他批判圣经是针对极端“原教旨主义”而作的,可见他应该是自认了解基督教神学的。但是,他的出发点真的是要帮助人了解极端原教旨主义的错误吗?还是只是以一个煽笑的角度,对基督教进行诬蔑呢?从方先生行文的角度看,证据甚明。这就失去了学者中立的立场,也亏欠了知识分子“启蒙”的责任。其实,对于这些批判,来自基督教内部的反省,未必缺少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,这是熟悉基督教神学理论者所知晓的。 圣经终归是有关神的书,有关神与人的书,不从这个角度看,再多的煽笑也无法撼动圣经的地位。

因此,从方先生犯的这些“错误”批判来看,我宁愿说他误解了圣经。

我所反对的,是像他这样,以一个科学人、学者的立场,对圣经作的不当批判,便失去了作为一个学者发言的地位。这是我有所感的原因。